邓散木印集,邓国治编,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,张守中序

30年代,散木先生曾治“三长两短之斋”巨印。所谓三长指诗、书、印,两短指填词和绘画。这是先生当年对艺术事业的自我评价。先生去世以后,诗集和论书印的专著相继出版,邓散木艺术陈列馆业已建立。一批书印作品集和各家研究先生艺术的专论文章也陆续问世。其中对先生的生平事迹颇多介绍,对书印作品亦有定评。河北美术出版社将邓散木先生1918年至1963年各个时期的篆刻代表作品300余方,汇集成册,邀我写序。作为学生,我愿仅就自身经历所知,对先生晚年生活工作情况,作些介绍,对于研究像先生这样一位爱国艺术家,或为有益。

1962年初夏,经张玮老先生介绍,我到复兴门外真武庙拜见先生,学习书法。一身中山装,一头银色短发,一副庄严和蔼的面孔,这是我对先生的最初印象。张玮老先生是位收藏鉴赏家,他对先生的书作,有“万毫齐力”的评语。我当时已26岁,不单篆隶需从头学起,就是楷书也写得潦草。然而先生还是耐心指点,严格要求,并不嫌弃。一次先生曾问起我是否知道郭若愚,说是他早年在上海的一位学生。事后我虽然见到过郭先生关于甲骨学方面的专著,但当时面对先生,我只能如实回答说不知。大江南北,先生曾教过多少弟子,我说不清。

我到先生家学字,安排在每星期日上午。先生除当面批改我的作业之外,对临写碑帖的要点,多亲自动笔予以示范。每次在我听讲将要结束的时候,学习篆刻的王日仁同志也就到了。先生对他讲评治印,我多在一旁静听。记得一次先生曾经谈到,一天的刻印数量,曾有过40方的纪录。先生早年狂怪,做事超乎常规,毅力惊人。

先生的书作,根底深厚,风格独特。有次在故宫,我参观纪念曹雪芹的展览,走进展厅,迎面前言的隶书大字,苍劲夺目,似曾相识。经询问,方知系先生所书。民盟主席沈钧儒老逝世,先生曾经大忙,众多挽联的书写,均出自先生之手。那时先生因足疾,已截去一肢,而社会活动也还不少,对艺术事业的追求始终如一。

1963年,全国人民掀起学习雷锋热潮。先生在这一年的个人书法展览中,书写了不少以雷锋日记为内容的佳作:“装知识的碗,就要像神话中的宝碗一样,永远也装不满。”“我觉得要使自己活着,就是为了使别人过得更美好。”“我愿永远做一个螺丝钉。”从这些作品中,我们不单欣赏了先生的书印艺术,同时也悟到先生将艺术献给人民的一颗赤诚之心。

先生在书法、篆刻艺术上有极高的造诣,他是篆刻艺术的一代宗师。他深刻领悟古玺、秦汉印、封泥及明、清诸大家艺术之精髓,融会贯通,思路开阔,个性鲜明,对篆刻艺术有独到的建树。

先生1898年生于上海,原名菊初、钝铁。书、印师承萧退庵、赵古泥。早年成名于江南,1927年自号粪翁,抗战胜利后,更名散木。l955年迁居北京,晚号一足。1963年因肝癌病故,享年仅66岁。他不像许多老书画家那样长寿,但我相信,先生的作品,将在人民中永存。

1990年5月,张守中撰于河北省文物研究所,邓国治编:《邓散木印集》,河北美术出版社,1992年。


erweima_wbz印谱.教程.技法 - 分享

加微信获取:wenbaozhai365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